直到跑完预定的目标圈

这种事情太容易发生了,但徐鑫叶、孙镒炜两个人却对这件事情很坦然。毕竟从初一开始,就有学长跟老师在跟他们俩科普特招的“一分重高、一分职高”的落差,所以这三年来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顺便给自己的家长也提前打了几针预防针。

对于他们来说,似乎从小的训练生涯已经培养了他们独立做选择的能力。不管是参与校队还是参加特招,都是两个小男孩自己下的决定。

现在很多萧山家长也越来越重视孩子的身体素质,不管是学校还是家庭,都会开展体育锻炼,爸爸妈妈也都会给孩子报上一两个体育项目的培训班。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家长们也开始发现,有的孩子的确不擅长体育,但有的孩子却对体育活动有着非常高的兴趣与天赋。

陶林烽初二区运会,800米跑进了2分16秒,全区第三,也是因为这一次区运会的好成绩,他获得了参与特招的资格。

特长生考试当天,高中的体育组老师们一般都会到场,碰到好的苗子都会上去询问。一般特招考试考到本项目第一或者是被老师青睐,只要中考成绩过关,那么基本能稳进心仪的高中。但如果特招考试成绩并不如意,那么即使文化课成绩可以,也并不能靠着特招进心仪学校。

湘湖初中篮球队就徐鑫叶和孙镒炜去参与了特招,到了现场也吃了一惊:“有些学校是直接大巴车拉了一整个校队过来!”

人越少,就代表着要求越高。这种高是两方面的:一是你真的有天赋,二是你真的要坚持。陶林峰碰到过真的那种天赋选手——两米五的个子扔铅球就跟扔个网球一样——但很多人的天赋并没有那么高,那么只能用日复一日的坚持训练将自己的竞技状态保持在较高的水准。“所以,要么你天赋绝高,要么,你就做好心理准备,体育特长生本来就是要吃苦的。”陶同学耸耸肩,提及经历过的辛苦训练却只浓缩成了这么一句话。

孙镒炜进入学校篮球队的事情,孙镒炜的妈妈知道,但小孙同学去报考体育特长生,孙妈妈却直到初三最后一年快要考试前才知晓。

陶林烽从小学时期开始展露出在田径上的天赋,被体育老师发掘,参与了培训。四年级开始,每天固定30分钟的跑步是必须项。

如果你的孩子展现出了体育方面的天赋,并且有信心报考学校,你会支持他/她报考体育特长生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从小学开始,孙妈妈就没有担心过孩子的体育成绩,像之前的体育中考,别的学生可能还得练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保持成绩稳定,而孙镒炜轻轻松松地就拿到了满分,所以这一次体育特长生,孙妈妈反而不担心成绩会差。

体育特长生的招生是有要求的。例如田径,想要获得参与的资格,首先你就要在上半年在区内的比赛获得前三名的名次;球类,原本也是要求名次,但今年入选资格比较放宽,如果你是校队的主力,那么没有比赛名次也可以得到参与特招的资格。

郭老师自己投身体育教师这一个行业,也是因为各种巧合堆砌,一直到高三那一年,郭老师才定下了去体育学院的目标。对于如今的体育生,未来的选择要比郭老师当年更多。现在的体育生,如果坚持体育这条路,那么有军校、警校可以选择,高校里关于体育相关的院系国家也扶持开展了很多;如果不坚持体育这条路,那么也同样可以选择普通的升学路。

对于未来,孙镒炜同学的规划却很清晰:“考上体育院校,到时候去做一个体育老师。”

原标题:“爸爸想让我去考体育特长生,妈妈觉得会影响学习……”萧山体育生的同款烦恼,也许这里有答案

在这其中,有一部分人得天独厚,可以提前知道自己是否被心仪学校录取。萧教君说的不仅仅是学霸,而是很多家长眼中颇为羡慕的特招。

对于想要让孩子参与体育特招的家长来说,郭老师一再强调:一定要适合。这个适合是多方面的,对学生来说,天赋和坚持缺一不可;而对于家长来说,首先家长的想法要确认;再者就是做好心理准备,既然确定选择走这条路了,那家长就要从身心健康、营养等等多方面支持孩子了。

对于未来,陶同学的规划其实没有那么清晰,“想着么希望能得到国家运动员的资格,但我最想干的还是跑赢他们。”

但孙镒炜拒绝了,跟妈妈讲,就算文化课要跟上,也得劳逸结合,说完仍旧是纠结着一帮人每天出去打篮球。特招考好那一段时间,孙妈妈担心孩子的文化课跟不上,班级里的成绩也只能算在中等。田径一次参与特招的学生可能就十几,而球类参与特招的学生是以几十为单位,甚至这一次两个人参与特招比赛时,人数大约有一百多将近二百人。讲道这一点,郭老师很是无奈:学校的体训队其实一直都缺好苗子,我们一直希望学生能多多参与体育锻炼,哪怕不说一定要加入体训队,但总归体育锻炼是对孩子好的。孙妈妈跟他说要不先停一停篮球,去好好学习几天。相比较田径的训练是重复性的,无止境的跑跑跑,篮球、足球这些球类的体育运动在趣味性上要比田径高得多。后面到了初三,还是孙镒炜自己来跟妈妈说,认为自己的文化课在班里只是一般性,中考考上去可能只能在普高,而有体育特长生这一个特招在,也许可以冲一冲重高。在老师跟孩子的提点下,孙妈妈才去慢慢了解关于特招的一切。”孙妈妈讲道,自己一直知道小孙参加了学校的篮球队,但特招的事情,虽然体育老师初一的时候就跟家长们知会过,但她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只是想着孩子喜欢体育喜欢篮球,就先练着呗。孙妈妈更担心孩子的文化课跟不上,孙镒炜跟朋友们总会周末一起约着打篮球。说不过孩子的孙妈妈也只能随孩子去。所以,球类反而比田径要好坚持得多。从小自律是他对自己的评价,而这份自律可以从他的日常训练表中窥得一些端倪。但到了初二初三,家长就会要求学生缩短其他的一切时间来增加学习的时间,这个时候,体训队每天雷打不动的训练时长在家长眼里,就是在浪费孩子学习的时间了。

陶同学前天凌晨刚跟同学一起去刷了蜘蛛侠新片的首映。从小到大非常自律的他偶而一次熬夜并没有多少影响,只是让他在白日里多睡了半小时的午觉。

陶林烽心理憋着一股气,今年的特长生考试,他以为还有第二次考试的机会,没想到仅仅只一次,这一次没尽全力的他只跑在第八——按理说前八可以进入重高,但他的运气显然没有蔓延到考试。陶林峰选择去了职高,因为那里有一支更专业的体训队,“我不服气啊,以前的手下败将这一次居然超过了我,我要在高中的时候跑回来。”

因为文化课要求的不高,所以特招考试的一厘米之差都可能就会让学生一厘米重高、一厘米职高。这种落差感是很大的,不光光是对学生的压力,也是对家长的压力。所以有些家长为了更稳妥一点,宁可让孩子放弃体育,去博一博中考分数上的上升。

拿到资格之后,再去参与选拔。每一年,高中都会上报今年需求的体育特长生的人数,需求的人数有多有少也会影响体育特长生的录取。每一年萧山高中需求体育特长生的人数一般在110人左右,但参与特招的人数一般都会达到三四百人。

“不能中途叫停,因为中途叫停的话就没有训练效果了。”人拖人的办法听起来似乎没什么用,但陶同学却知道这其实是训练常态,“没办法,田径训练就是不停的跑,超越极限之后再超越,你不坚持,永远不会出成绩。”

家长们不愿意孩子参与特招,一个是怕会影响孩子成绩,还有一方面就是体育特长生未来就业会有困难。

对于未来,郭老师保持了非常乐观的看法:体育锻炼越来越得到家长与学校的重视,体育生的未来必定会有更多的可能。

孙妈妈到现在为止也比较庆幸,孙镒炜这一次中考四百多分,本来也就普通高中的成绩,但这一次因为特招的缘故,非常幸运地被杭二中钱江学院录取了。这其中的跨度非常之大,孙妈妈也很高兴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

从孙镒炜确定被杭二中钱江学院录取的时候,孙妈妈也逐渐重视起了体育这一块。孙镒炜对未来的规划非常清晰,他希望未来就是上体育专业的院校,然后出来做一个体育老师篮球老师。但对孙妈妈来说,想得反倒没有孩子长远,她想的反倒是高中时期因为孙镒炜的学校很不错,应该给孩子多报一个培训班,以防孩子会跟不上整体的学习进度。

长久以来,对体育特长生、艺术特长生的误解似乎一直存在:特招的学生都是学习不好的;特招的学生都不需要努力;特招的学生有个名次就能进想去的学校……

这一学年的所有考试都已经完成,湘湖初中的校园里,只有老师还留在办公室讨论着暑期作业和下学期的教学目标。体育组的郭老师还留在学校里,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这一次体育特招,湘湖初中一共有8个人参与了特招。

进入7月,焦躁的氛围似乎要尘埃落定——期末考试已考完,高中分数线已出,大学通知书都已经有人拿到了,很多学子老神在在,就在等着一纸通知。

“最主要还是看你自己的想法,如果你自己没有想清楚,那建议不要选择特招。”两个男生都有这样的意见。

“不管成绩好还是坏,篮球是一定会打下去的。” 两个人虽然才刚刚读高中的年纪,但对于篮球的事情却非常有主见,甚至都已经设想到了高中与大学的情形:两个人都希望能继续进入校队,一路打球打联赛,最好打出成绩。

这种制度下,体育特长生的录取反而不如参与普通中考来的机会大,所以很多家长其实不愿意自己孩子参与学校的体训队,最大的原因就是“怕体育锻炼影响了学习。”

初见陶林烽,是在咖啡店的店内,他穿着灰色的短袖,从袖口露出的半截手臂已经有了显眼的肌肉线条。

孙妈妈觉得,让不让孩子参与特招,其实就看家长的选择。如果孩子文化课成绩很好,也没必要去走体育特招这一条路走。如果孩子文化成绩不错,想要找另外一个机会做个双保险,那么参与一下体育特招,给孩子提供另一个选择也是非常不错的。至于体育非常突出,文化课却不那么好的,那么就更适合参与特招了。

事实上,在郭老师的执教生涯中,孩子因为参与体训队而成绩受影响的现象,只会短时间出现。一旦过了波动期,学生的成绩仍旧能回到原来的水准。而且体育训练能培养孩子坚韧的性格,对未来不管是学习还是身体健康,都有好处。湘湖初中选拔下一年进校队的学生时,选进去的队员也基本都是全校文化成绩前列的学生。郭老师讲,早几年湘湖初中就有一个体育特长生,排球、篮球、乒乓球都参加了,但回回考试还是保持着年级第一,最后也如愿进入了自己想去的高中。

小学时,身体还没发育完全,体育老师也不敢用负重的方式增加孩子们四肢的力量。所以一般都会有个土办法:让学生结对子,两个人中间系跟绳子,一起跑。一开始能齐头并进,到后面几圈下来因为体力耐力的差距,就会变成跑得快的人带着跑的慢的人一起跑,直到跑完预定的目标圈数。所以一般结对子的都是体力差距比较大的或者成绩差距较大的。

很多爸妈都觉得特招只要报名就可以参与。但事实上,参与特招前首先你需要获得资格——区、市、省级的比赛中获得前几名或者是国家二级运动员。就这么一个前提,就已经刷掉了很大一部分人。今年,金山初中一共就4个人有这个资格去参与体育特长生的考核,而陶林烽擅长的田径项目,全区一共只有13个人参与。

孙镒炜小学三年级就已经进入了学校篮球校队,然后就一路打到了初三;而徐鑫叶的却有些神经大条,一直到小学五年级才知道有篮球校队这一个“玩意儿”,进入初中他虽然也想要进校队,但据徐鑫叶自己所说,第一年因为“太皮”被老师拒绝了,直到初二那一年才进了校队。

对于湘湖初中的篮球队主力徐鑫叶、孙镒炜来说,他们的训练日常强度也不遑多让。

人数一多,竞争就激烈。篮球要比的项目比较多,先会要求学生展示基本功,后面还会要求学生随机组队对战,一组又一组的高中体育老师就在裁判身后,探究的目光巡视过每一个学生,寻找着自己心仪的“好苗子”。每个学校招收的人数都会事先上报,所以大家都知道这一次会有多少人被选中,但真正到了招生也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例如明明被看着进重高的学生因为文化课成绩不达标只能遗憾落选,原本第二名的倒因为第一名的落选成为了重高的选择。

每天雷打不动,2小时以上的运动与训练几乎不会中断,而对于体训队的人来说,这一份训练表甚至算不上厉害,每一个体训生手上这样的训练表只多不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